• 网站首页
  • 景区动态
  • 世界遗产
  • 走进武夷
  • 文化遗产
  • 自然景观
  • 文明景区
  • 数字景区
  • 武夷山水
  • 政策法规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遗产 » 遗产知识 » 世遗专刊六 终登高峰,众志修成通天路
    世遗专刊六 终登高峰,众志修成通天路
    •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15-4-16 10:34:47 来源:武夷山景区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
          1999年12月1日6点多,北非地平线上红霞泛起,大西洋清爽海风习习拂面,对武夷山和重庆大足来说,能否进入世界级的宝库就看这一个夜晚。
          联合国世界遗产委员会第23届大会和主席团特别会议在马拉喀什这座历史名城的阿特拉斯酒店已开了5天。从昨天下午起,大会进入审议决定今年新遗产地的议程。中国代表团原以为,大会不过走走场,因为此前已经走过道道关口,应该稳操胜券。没料到昨日大会的情景与想象大相径庭,那架式实在让代表团感到紧张。
          “世界遗产”已走过了近30年的历程,在这个国际组织里,云集了一大批精明而又执着的学者和专家,他们丰富的经验和渊博的学识,使“世界遗产”这一人类瑰宝越来越显珍贵,门坎也越来越高。7月的巴黎主席团会上,备选名录淘汰率在40%以上,而“双遗产”的淘汰率高达70%,津巴布韦的一个申报地作了10年的努力仍未果。
          昨天下午开场后,一个个提名单位登台亮相。台下心急如焚,台上喋喋不休争论和苛刻的挑剔,会场充满了火药味。轮到法国卢瓦尔河谷时,由于兴建核电站问题,引起激烈争执。反对与支持的声音,此起彼伏,你来我往,唇枪舌剑,拉锯战达到白热化。由于双方旗鼓相当,大会主席只好采取举手表决的办法裁断,卢瓦尔河谷竟以一票之差形不成三分之二的支持而名落孙山。在这种国际讲坛上,只要有资格发言的人举手,不管他言论多么荒谬,都得让他宣泄一番,否则你再有理也会被弄得下不了台。整个会议都沉浸在争战气氛中,没有一个单位逃脱得了被质问的“厄运”。原计划早该讨论武夷山的议程,不得不后移。休会后,胜利者满面春风,喜笑颜开;失败者满脸恼怒,十分沮丧。晚餐时,中国代表团张团长把焦虑不安的大伙召集到一块儿,一面打气鼓励,一面提醒要警惕类似泰国“老头”那种好表现的人发些小难。据说,这个教授是逢会必讲,下午他对俄罗斯等国发起的二次进攻,就差点让杜里主席收不了场。
          新一天的紧张情绪在大足老郭一口浓重的川音:“格老子今天豁出去!”中开始了。代表团跨进会场时还早,这里除了几个工作人员在忙于整理资料和调试幻灯外别无他人。主席台后壁上挂着哈桑国王和其子穆罕默德六世的大幅画像,正中下插着东道主和联合国的旗帜,两旁分立着21面主席团成员国的国旗,其间鲜艳的五星红旗格外醒目。这是十几天前,中国竞选主席团成员国大获全胜的成果,重新争得这个国际讲坛的发言权和表决权,让这次与会者刮目相看。主席台的两侧分别悬挂着用英、法、摩三种文字印制的大会会标和幻灯屏幕,中间是大会主席杜里的席位,两边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遗产中心的主要官员及“IUCN”和“ICOMOS”的坐席。左侧桌面上还摆着两盏台灯,这是为两个国际组织进行图像介绍时提供照明用的。会场上下桌椅呈纵横排列,桌面上摆着一个“麦克风”和同声传译器,不管你在会场的哪个角落,要想听说,按按钮就可如愿以偿。
          8点30分,亨利·戴维等“ICOMOS”和“IUCN”的主要人物走进会场,双方相互寒暄了一番。不一会儿,场外喧闹起来,一群群不同肤色、发色和衣着的各国代表鱼贯而入,一些非正式代表的保护组织成员和当地官员也挤进来旁听。大会主席杜里好不容易挣脱大批记者的围追堵截,快步走上主席台,能容纳300多人的大厅瞬间座无虚席。
          上午9点,杜里发出“会议继续”的指令后,全场肃静,灯光陡然关灭,唯有主席台左侧那盏台灯和“麦克风”上的红圈在暗中闪亮。紧接着,一柱强光直射大屏幕。第一个出场的是意大利的“Belovechskaya”。随着台上“麦克风”的红圈不停跳动,屏幕上滚过一道道画面,约十分钟后,灯光亮起。当杜里“有不同意见请发言”的话音刚落,一位黑人代表抢先举手发言,连珠炮似的一连来了几个发问。顿时,会场如油锅开炸,热闹起来,饱睡一夜、精神抖擞的老外们争先恐后地登场,有指责内容不实的,有指责价值不够的,还有指责程序不符的……毫无脸面之顾。抵抗的一方极力申辩,想方设法组织反击;进攻的一方抓住破绽,穷追猛打。整整折腾了一个小时,意大利终于败下阵来。见这惊心动魄的场景,我们如坐针毡。
          10点05分,场上灯光再次熄灭,决战的时刻到了!全团人员坐直了身子,瞪眼竖耳屏住气。这时,戴维和亨利那粗犷而干练的声音先后响起,“IUCN在认真考察和研究后认为,中国武夷山的九曲溪流与两岸奇特峰岩浑然一体,有极高的美学价值,那里有大片中亚热带森林,成为古老孓遗植物的避难所,还有大量的两栖爬行动物及昆虫种类,符合自然遗产第3、4条标准……”“ICOMOS在进一步研究了武夷山后认为,它不仅是一个极美的地方,而且还是人与自然完美结合的例证,里面有古老的悬棺和2000多年前的汉代闽越王城以及一批寺庙书院等考古遗址,还有影响东南亚一带几个世纪并至今在许多国家发展中起推动作用的朱子理学。特别是自古以来这里都得到很好的保护。根据世界遗产要求,它符合文化遗产第三条和第六条标准。”随着他们阵阵的话音,“玉女群峰”、“五曲风光”、“黄岗林海”、“云豹”、“角怪”、“兴贤书院”、“汉城遗址”和总规图、区域图一幅一幅地在屏幕上展现。此时,后排传来一声惊叹“Beautiful”。
          10点13分,在亨利一声“Thank you!”后,全场灯光大亮。杜里主席缓缓地说道:“武夷山的情况介绍完毕,开始审议。”此时,整个中国代表团静默了,张团长目不转睛地盯住台上的杜里,郭处长不时地转头环顾四周,看得出,他们在暗自摩拳擦掌,准备应战。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半分钟、一分钟、二分钟……奇怪!偌大的会场竟万籁俱寂,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前面还历历在目的火山爆发似的场面,此时荡然无存。大家都盼着时间赶快过去。这时,只见杜里一边用手摸摸那光亮的脑门,一边用敏锐的目光扫视了一眼台下,当即敲响棒槌、挥手宣布:根据主席团提名,经大会审议,现在决定将中国武夷山作为自然与文化双重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此刻,时针指向10点15分(北京时间12月1日18点15分)“啊!”我们的翻译杨建华长吁一声,如释重负。张团长、郭处长和李处长等迅速扭身,紧紧握住徐恩华副市长和小杨的手激动得说不出话。远离中国席位的马尔他代表按捺不住情感,猫着腰跑过来,牵住张团长的手不停的说:“OK,OK,中国伟大,双遗产无一人反对。”
          一小时后,大足石刻作为文化遗产在小有插曲却有惊无险的情况下为大会所接纳。此时,中国代表团团长起身发言:“……刚才,大会决定将武夷山和大足石刻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中国代表团全体成员向主席先生和各位表示感谢!我还要告诉大家,今天武夷山市的领导和大足博物馆馆长就坐在我身边,他们真诚地邀请你们在方便的时候到武夷山和大足这两个新遗产地考察访问。”会场顿时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武夷山走向世界,世界拥纳武夷山的这一天终于等到了!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大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用户名:匿名发表 *不选请在前面输入您的大名
    *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4位数的验证码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