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景区动态
  • 世界遗产
  • 走进武夷
  • 文化遗产
  • 自然景观
  • 文明景区
  • 数字景区
  • 武夷山水
  • 政策法规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遗产 » 遗产知识 » 世遗专刊四 迎检资料,精雕细琢出精品
    世遗专刊四 迎检资料,精雕细琢出精品
    •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15-4-16 10:22:14 来源:武夷山景区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
          在全市轰轰烈烈地开展申报区环境整治的同时,迎检的各项文字材料也紧锣密鼓地组织编写中。“申报文本”上报联合国世界遗产委员会之后,文本编写组充实了翻译等专业人员,改为“世遗”整治文化组,阮雪清任组长,主要有三大任务:撰写《武夷山申报“世界遗产名录”汇报纲要》、《专家考察讲解要点》和《迎检应答预案》;配合搞好相关文化景观整治;专家考察时陪同专家进行讲解并回答提出的问题。
    再次入山,重新定位
          1998年8月31日,阮雪清主持召开文化组会议。会上宣布,联合国文化专家、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世界遗产项目协调员亨利•克利尔博士夫妇和罗马文物修复研究中心协调员尤嘎•昭克赖特夫妇在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司保护处处长郭旃陪同下,将于9月7—9日对武夷山申报世界遗产工作进行实地考察,要求文化组在他们到来之前写出一套按考察线路专门向专家介绍武夷山遗产情况的讲解要点。这套迎检讲解要点分《九曲溪线路讲解要点》、《云窝、天游线路讲解要点》、《大红袍线路讲解要点》、《水帘洞线路讲解要点》、《虎啸岩、一线天线路讲解要点》、《闽越王城讲解要点》等,分别由黄贤庚、方留章、黄胜科、乐裕贤、俞建安、杨琮等编写。
          9月5日,讲解要点成稿。阮雪清调研员、徐恩华主任、口岸办王公经主任(负责主讲)及部分编写人员在市委常委会议室对赶写出的初稿进行讨论,调整修改。
          9月11日下午,在文化组会议上,阮雪清调研员传达了几位专家考察后的意见:总的印象是好的,但对武夷山申报“世遗”信心不足,喜中有忧,特别是文化遗产比较分散,可视性的东西较少,保护水平不高。给专家留下这样印象,除了整治刚刚铺开的因素外,讲解不到位无疑也是重要原因。主要问题,一是仍没有脱离导游词的模式;二是科学性不够,定位不准。会上,市委副书记邓崇新指出:“自然遗产就是要整治,文化遗产就是要挖掘,要表现出武夷山文化遗产在国际上的影响,与国际、国内以及现代人的生活有什么联系,什么影响。”徐恩华主任也指出:“讲解的目的是让联合国专家感到我们的文化是有价值的,保护是上水平的。要分两块进行工作,一块是边干边研究,把文化与自然结合起来,组织力量动脑筋研究、挖掘;另一块进行硬件上的准备,收集、整理、展出、管理好文物。”
          根据领导的指示,文化组进行了认真讨论,形成共识:跳出导游词的框框,甩开现成的资料,从零开始。首先是上山,对武夷山来个再认识。
    于是,文化组和资料组成员带上纸笔等,把办公地点搬到了风景区的山涧溪畔,岩巅峰麓。从9月到11月,先后20多次、近百人次,几乎走遍景区的每个角落,调查了武夷船棺的分布和现状,核对摩崖石刻,落实古书院、古寺庙、古宫观遗址,记录各峰岩、景点的方位、特征等。12月中旬,初选了几条专家考察验收线路,在徐恩华主任和在王公经组长率领下,开始了有重点地踩线。从12月11日至23日,先后考察了大红袍、水帘洞、天游峰、虎啸岩、一线天、黄岗山、九曲溪7条拟定线路,熟悉沿线的自然、文化遗产分布,把每一景点能够看到的、能够听到的都记下来,甚至对看到的每一棵树、每一棵草,听到的每一声鸟叫、每一声虫鸣,都要进行分析辨别,做好记录。跋山涉水是辛苦的,但换来的是收获的喜悦。因为他们亲眼看到了保护区植被类型垂直分布的情况,看到了珍稀的南方铁杉群落、南方红豆杉、胸围4.4米的鹅掌楸,还看到了熊的爪印,野猪的活动痕迹,听到山中的风啸泉唱,鸟语虫鸣,对自然保护区“生物多样性关键地区”这一概念的认识不再只限于资料,而有了直观的、感性的认识。
    广取博采,从头学习
          都说写文章是文字游戏,咬文嚼字,抄来抄去。但要写好《迎检讲解要点》和《汇报纲要》这两篇文章却远非如此。它不仅需要有对武夷山的深刻认识,还要有相关的科学知识,地质的、生物的、历史的、考古的、美学的和管理的等等,要从科学的角度展示武夷山的自然与文化遗产价值和管理水平。这对文化组这些门外汉来说,犹如赶鸭子上架。因而,有了对武夷山的进一步了解,还不能动笔,还要从头学习相关科学知识,学习专家对武夷山的论证。
          专家到武夷山考察、指导,是最好的学习机会。1998年9月至1999年3月,先后有国家文物局郭旃处长、国家文物局古建筑专家组组长罗哲文教授、上海交大林源祥教授、中科院地理所宋林华研究员、北京大学陈昌笃教授、北京林业大学唐学山教授、北京师范大学齐大卫教授等建设部专家及广州中山大学黄进教授、厦门大学高令印教授、福建省文物处处长郑国珍、省博物馆林忠干研究员等到武夷山指导申报工作。资料组和文化组的同志不放过每一次机会,陪同上山考察,参加座谈,并就有关问题当面请教。如向郭旃处长请教武夷山文化遗产应从哪几个方面凸现;向罗哲文教授请教关于天车架的定位等;向宋林华研究员请教武夷山洞穴成因;向黄进教授请教丹霞地貌有关知识;向高令印教授请教朱子理学的国际、国内定位;向郑国珍处长、林忠干研究员请教古闽族、闽越族文化和悬棺历史相关知识等。林源祥教授即是生态专家,又是知名学者,与之朝夕相处,教益更多。
          在深入申报区踩线时,还请风景区的郑宝润、保护区的郑成洋等专业人员同行,沿途解答地质及动植物方面的疑难。
          一方面当面请教,一方面认真学习有关科学专著:
          在地质方面,学习黄进教授的《武夷山丹霞地貌研究》、南京大学雍万里教授的《碧水丹山话武夷》、宋林华研究员的《武夷山讲解词中有关地学问题》、北京林业大学唐学山教授的《武夷山申报世界遗产汇报工作意见》等。
    在生物多样性方面,学习由国家环保局主持、北大陈昌笃教授任编写组组长的《中国生物多样性国家研究报告》专集,学习《武夷科学》、《武夷山自然保护区科学考察报告集》、《武夷山研究》等专集中的有关论文,以及南京大学生物系赵儒林、洪必恭等的《福建省武夷山风景区植被性质与绿化规划方案》的有关内容。
          在悬棺葬方面,学习福建省博物馆陈存洗、林忠干的《武夷悬棺之谜》,省林学院陈承德的《福建武夷山船棺的木材构造特征及其性质的初步研究》,江西省历史博物馆刘诗中等人的《贵溪崖墓所反映的武夷山地区古越族的族俗及文化特征》,厦门大学历史系、崇安县文化馆合编的《福建崇安县架壑船棺调查报告》,上海纺织研究院高汉玉教授等的《崇安武夷山船棺出土纺织品的研究》等。
          在闽越文化方面,学习福建省博物馆陈存洗主编的《闽越考古研究》等。
          在朱子理学方面,学习朱熹研究中心的《武夷胜境闽学遗迹考》、《朱子学新论》,束景南的《朱子大传》以及侯外庐等人的《宋明理学史》的有关内容。
          为进一步掌握《讲解要点》和《汇报纲要》的编写技巧。1999年1月11—14日,在王公经和自然保护区李荣禄的率领下,文化组一行9人赴江西庐山考察学习,重点学习专家验收前各种资料准备情况和撰写经验,沿专家在庐山验收时的线路了解评估验收过程和专家提出的问题及注意事项,并邀请庐山申遗时参加陪同专家的庐山图书馆罗时叙副研究员到武夷山现场指导。同时,认真研究、学习庐山、峨眉山的讲解要点和应答预案等资料,从中借鉴经验和吸取教训。
     
    提炼升华,突出精华
          经过一段时间的“带着问题学”,对武夷山的认识更为深刻,在心里对武夷山诸多自然与文化遗产科学、准确地定位、定性、定量有了谱。这时,专家和领导对讲解要点的编写要求也更明确:
          1998年10月11日上午,罗哲文教授在专家座谈会上要求:解说词一定要有科学性。如武夷宫的冲佑观、三清殿的演变及船棺的科考数据一定要弄清楚;还要突出重点,要让专家真正看到有价值的东西,看到我们对遗产保护的重视程度和管理水平。
          10月19日,高令印教授在文化组会议上就如何把武夷文化与理学文化联系,以及理学方面需突出的内容提出指导意见。
          11月23日,阮雪清调研员召开文化组会议,研究《迎检讲解要点》的编写和修改,要求突出遗产的价值性和科学性,把环保意识、自然与文化的结合写进讲解要点。
          12月10日,阮雪清调研员再次召开会议,要求讲解要点中要说清楚丹霞地貌特征和生物多样性。林源祥教授更是多次强调讲解要点不仅要突出重点,而且要用科学的语言。如要说明九曲溪水质,用“清澈见底”、“鱼石可数”等等形象的语言来说明都没用,只要标出它达到地面水几类标准,外国专家就懂了。
          12月17日,徐恩华主任、王公经组长主持召开陪同编写组会议,统一认识,强调讲解要点要以科学性为主,文学色彩不能太浓,并确定把九曲溪——天游峰线路的讲解要点作为重点,要求把武夷山罕见的自然美地带、船棺文化、理学文化、茶文化及山水相依、天人合一的突出特色都融汇于九曲溪讲解要点中。
          1999年1月25日,王公经组长主持召开专家陪同组、资料组会议,决定开始重新动笔撰写《迎检讲解要点》和《应答预案》。而动笔的第一步还是上山,从26日开始,再“游”一遍云窝、天游峰、大红袍、一线天、九曲溪等拟定迎检线路。这次上山的目的是确定沿线什么地方只看不讲,什么地方停下讲解,讲什么内容,并根据周围环境,预测专家可能提出什么问题,如何回答等等。有了这些前期准备,接着就是连续的、夜以继日的“闭门造车”。
          “编写室”设在景区百花岩宾馆的客房里。徐恩华主任、林源祥教授、王公经主任、黄胜科和周洪舰等人聚在一起,重点讨论、编写九曲溪——桃源洞——天游——武夷宫这条重点迎检线路的讲解要点。编写方法是每个讲解景点分三个层次,先概括出该景点最突出的特点(一般用一句话);第二层简要阐述;第三层再较细地阐述。按王公经组长的说法,就是每个景点先评出一个“全国劳动模范”,再评出几个“全省劳动模范”,第三步再评出更多的“全市劳动模范”。这样做的目的,是想在迎检时根据验收专家的情绪、兴趣,讲解人员灵活掌握。专家没兴趣,点出“全国劳动模范”就行了,有兴趣的话再向他介绍第二、第三层的意思。找“全国劳动模范”是一项艰难的工作,按照拟定的讲解景点,大家一起动脑筋,有的翻阅资料,有的看着天花板凝想,有的咬着笔头深思。每一景点都由一人提出“全国劳动模范”人选,大家再查找科学依据,集体通过,然后讨论进一步阐述的内容。如对晒布岩的讲解,首先点出它是“丹霞地貌中最典型、最奇特、规模最大的晒布岩景观”,依据是丹霞地貌专家黄进教授的论证;第二层才介绍晒布岩的高、长、成因及名称来历等;第三层介绍全国同类景观情况,指出武夷山晒布岩景观的三个“最”。有时一个景点要讨论半天,甚至一天,直到大家都满意为止。为了集中精力,大家都与单位脱钩,吃住在百花岩宾馆,每天都要工作到下半夜。
          经过二十几个日日夜夜,编写出了第二套《迎检讲解要点》(实际上已无法计算这是第几稿。其中自然保护区和闽越王城部分由罗春茂、杨琮另行撰写)。1999年3月初,建设部专家到武夷山预验收,对讲解要点提出更高的要求,特别是九曲溪——天游峰线路的讲解要点。在3月10日的预验收工作会上,宋林华研究员指出:九曲溪的介绍还要拔高,目前的介绍还是偏重自然美,武夷山的自然山水渗透着朱子理学文化,要进一步补充文化内涵,体现中国哲学思想的天人合一、人杰地灵,体现我们的祖先早就重视保护自然。
          3月12日,徐恩华主任主持召开资料组、陪同组会议,专题研究《汇报纲要》撰写和《讲解要点》的修改、定稿,从此以主要精力抓这项工作。又开始逐字逐句斟酌、推敲汇报纲要和沿途讲解要点,又是每天到下半夜的连续作战。
          《汇报纲要》和《应答预案》的编写与《讲解要点》的修改、定稿同步进行。如果说《讲解要点》浓缩了武夷山最有价值的自然与文化遗产,那么,《汇报纲要》就是《讲解要点》的提炼和升华,《应答预案》则是《讲解要点》的注释和补充。在徐恩华主任的主持下,大家不仅系统地概括了讲解要点的精华,科学地、准确地定性、定位,而且,还认真研究了世界各地常绿阔叶林资料和泰山、黄山、峨眉山以及庐山等遗产地的遗产价值,在《汇报纲要》里增设了“价值比较”一项,从生态、景观、生物多样性、历史文化等方面与其它同类型地区和遗产地的价值相比较,突出武夷山的特点。
          3月17-19日,徐恩华主任把队伍拉进了保护区,再次考察了黄岗山迎检线路和挂墩备用线路,重点研究保护区的讲解要点和应答预案,并进一步讨论迎检汇报纲要的内容。
          3月20日,阮雪清调研员主持召开申报“世遗”紧急会议。会上,邓崇新副书记布置工作时再次强调要狠抓迎检汇报纲要和讲解材料。第二天,徐恩华主任、王公经主任带着大家又上山了。这是一次实战演习,目的是要验证已初步定稿的讲解要点的实用性,并再次补充应答预案。这时,已经知道来武夷山评估考察的是新西兰籍的莫洛伊博士,于是,由徐恩华主任扮演莫洛伊,按实战要求进入预定的线路,进行模拟考察。一路上,这位好问的冒牌莫洛伊,除了听王公经主任讲解外,就是“请问”这,“请问”那地问个不停。王公经主任不厌其烦地认真回答。不管是“莫洛伊”的提问,还是王公经主任的回答、讲解,大家都认真听、认真记,然后共同分析、讨论讲解要点是否科学,回答问题是否稳妥,定出统一的口径。这些问题,后来一部分融于《讲解要点》里,一部分编入《应答预案》。
    一份《武夷山申报“世界遗产名录”汇报纲要》1万字,一套《专家考察讲解要点》(含备用线路讲解要点)2万字,一套《迎检应答预案》1.5万字,总共只有4.5万字。但谁也说不出它倾注了多少人的辛勤劳动,也无法统计它修改了多少遍,只知道从拿出初稿的那一天起,几乎天天都在修改、在润色、在斟酌、在完善、在提高……它是领导、专家和具体编写人员共同劳动的结晶。
          1999年3月30日—4月2日,迎来世遗专家的审查。4月2日下午,在武夷山进行了3天评估考察的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专家莱斯利•莫洛伊博士在武夷山申报《世界遗产名录》座谈会上说,武夷山申报《世界遗产名录》汇报会是他所参加过的包括东南亚、日本、南太平洋群岛等地区申报遗产汇报会中最优秀的一次。就此,他感谢当地政府为此所做出的努力,并表示,他不仅赞赏武夷山的自然景观,也为武夷山丰富的文化遗存所惊讶。
          这是最大的安慰、也是最高的奖赏。
          汇报是成功的,讲解也是成功的!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大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发表评论
    * 评论内容:
    * 用户名:匿名发表 *不选请在前面输入您的大名
    *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4位数的验证码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文章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