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景区动态
  • 世界遗产
  • 走进武夷
  • 文化遗产
  • 自然景观
  • 文明景区
  • 数字景区
  • 武夷山水
  • 政策法规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遗产 » 朱子文化 » 朱熹与武夷宫
    朱熹与武夷宫
    • 作者:文/武夷学院旅游学院教学副院长 哲学教授 朱平安 图/刘达友 更新时间:2015-4-15 11:14:55 来源:武夷山景区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
    搜索中...
          武夷宫在宋代称为冲佑观,为了尊重历史并叙述方便,以下改称冲佑观。朱熹与冲佑观关系密切,一是朱子长期寓居武夷山中著述讲学,二是冲佑观是武夷山规模和影响最大的道教宫观,且朱熹等一大批理学家曾长期奉祠冲佑观(200年间计有147位祠官)。朱熹寓居山中50年,奉祠就有12次之多,累计达22年之久,可谓仕宦一生,半在奉祠。朱熹担任冲佑观主管期间,讲学著述于观妙堂,完成了《论孟集注》、《论孟或问》、《周易本义》、《诗集传》等一系列重要著作,基本上奠定了《四书集注》的理论体系。冲佑观至今仍然保留着朱熹当年亲手种植的两颗宋桂。武夷山市政府也曾因此一度将武夷宫辟为朱熹纪念馆。总结朱熹与冲祐观的关系,可以概括为“五取”,试述如下:
          一取其食——奉祠食禄,安贫乐道。民以食为天。朱熹虽然以绍圣继绝为己任,醉心于著述讲学,但首先得解决生计问题。朱子一生多次被朝廷征召入朝做官,均遭其婉拒,反过来,他却屡次向朝廷乞祠,究竟是何道理?原因就在于祠官是一种闲官,虽然俸禄少得可怜,通常奉祠食禄的官员只领一半的俸禄,但却可以在家闲居,能专心于著述和讲学,所以他宁可数次辞掉朝官,而甘心祠禄养亲,过着极其清淡的生活。朱子得意门生黄干在其《朱子行状》中说到“先生自同安归,奉祠家居,凡二十年间贫困,不以属心。”朱熹自己也屡次提到不得不奉祠的苦衷:“且今贫病之迫已甚,旦夕当婉转请祠也。”可见朱熹数次请祠,仅仅是为了满足最低的衣食要求,然后安心于做学问。君子固穷,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二取其时——惜时如金,优游涵泳。朱熹认为做学问就得做到优游涵泳,即以从容不迫的心态,沉潜其中,不断玩索,自有所得。要做到优游涵泳就得有充足的时间保证,所以朱子屡次乞祠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要为著述讲学赢得时间。朱子一生外任地方官七年,在繁忙的政事之余,仍能做到惜时如金,只争朝夕,著述不辍,讲学不废。如知南康军期间修复白鹿洞书院,知潭州期间修复岳麓书院,并亲任山长讲学。朱子50年间的著述量以今人编撰的《朱子全书》为据,高达2100万字,也就是说50年如一日,平均每天的著述量达到1100多字,这在古今中外著述史上都是空前绝后的。既然祠官是一种散官,不用临场上任,可以居家奉祠,这就为做学问赢得了充足的时间。
          三取其隐——人格独立,思想自由。朱子的奉祠食禄无异于隐居山中。儒、释、道三教都有隐士情结和退隐主张,然其价值取向却完全不同,道教是隐而全身,追求修身养生;佛教是隐而全性,追求精神超越;儒家则是隐而全志,追求人格独立,所谓“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隐”。儒家知识分子中很多人正是因为自己的政治理想难于实现,人格尊严受到损害,思想自由受到限制,从而选择了隐逸生活。具有强烈批判精神和抗争性格的朱熹更是将归隐林泉作为人格独立和思想自由的一种自觉选择。人格独立和思想自由恰恰是学术创新的先决条件。朱熹长期隐居山中,既能对现实社会政治做出清醒的判断,亦能在文化学术创造上持一家之言,从而避免媚俗和御用。
          四取其游——高士雅集,交游论道。长期奉祠山中,为朱子广泛接触儒、释、道三教高人,泛观博览,交游论道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文化环境。冲佑观在200年间,先后安置了100多位祠官,如东南三贤的朱熹、吕祖谦、张栻,朱子门人黄干、彭龟年、魏了翁等一大批理学家,陆游、辛弃疾等许多文学家和爱国志士均担任过武夷山冲佑观的提举或主管。此外,冲佑观还是当时高僧、道士经常聚集论道之处。因此说,冲佑观不仅是理学家们传播儒家思想的阵地,也是宋代儒、释、道想想融会贯通的交流中心。朱熹乃博学君子,不仅与儒、释、道三教高人过从甚密,讲学论道,而且对儒、释、道三教均有深入研究和深厚造诣。如佛学导师道谦禅师教导朱子“援佛入儒”,即借用佛教的思维方式改造儒学。再如朱子对道教典籍《周易参同契》和《阴符经》的专门研究和著述。朱子博采众长,融汇创新,为创建博大精深的理学体系奠定了基础。
          五取其学——博采众长,佛道入儒。朱子理学就其思想渊源而言可谓是博采众长,融为一炉。朱熹在创建理学思想体系时,不仅对周张二程等北宋理学家的思想有广泛吸收,而且对佛教和道教思想也有广泛的吸收和借鉴。过去学术界认为朱子极力排佛斥老,只是对佛教本体论和道教生成论的思维模式有所借鉴而已。其实宋代理学家出入佛老是非常普遍的现象,我们发现朱子在思想观念上对佛、老也多有吸收和借鉴。如生态哲学上对佛教众生平等和普度众生和道教大化流行和顺应自然思想的吸收和借鉴;心性论上对佛教空净无染和道教清净无欲思想的吸收和借鉴;在境界论上对佛教超凡脱俗和道教返璞归真思想的吸收和借鉴,等等。对佛道的吸收和借鉴,不仅极大提高了朱子学思辨理性的思维品格,而且极大深化了对传统思想文化的研究。 
          总之,朱熹与武夷宫的关系,可以视为朱子山中奉祠隐居和著述讲学生活的集中写照,也具有儒、释、道三教融合的文化象征意义。武夷宫自古就是武夷山景区的门户,且承担着思想交流和文化传播的重任。在旅游普及,游学日盛的今天,若能将武夷宫开辟为对外文化交流和传播朱子学的一道窗口,将极富游学之意义。
  • 上一篇: 武夷山唯一的朱氏家祠与禁赌碑
  • 下一篇: 没有下一篇文章
  •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大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   
  • 搜索中...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