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景区动态
  • 世界遗产
  • 走进武夷
  • 文化遗产
  • 自然景观
  • 文明景区
  • 数字景区
  • 武夷山水
  • 政策法规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遗产 » 名家赞山 » 朱仲晦天心问禅
    朱仲晦天心问禅

    [武夷山摩崖石刻掌故]

    • 作者:文/武夷山方志委 黄胜科 李崇英 更新时间:2013-9-11 16:36:18 来源:武夷山景区网 【字号: 】 本条信息浏览人次共有
    搜索中...
        在武夷山九曲溪二曲溪南、灵岩南侧,隔着约50余米宽的峡谷有一岩与灵岩相对而立,形如屏障,高约30余米,岩壁上布满大小不等的砾石脱落岩洞,相传有一百零八处之多,自然错落,俨然有度。山民传为仙人所居的洞天,亦即神仙的宅居,故称楼阁岩。楼阁岩东北壁有“天心明月”四个摩崖大字,幅面230×42厘米,每字50×42厘米,距地高度540厘米。这幅题刻没有署名,但据相关史料记载,为南宋著名理学家朱熹所题。
        关于“天心明月”,有一个与武夷山籍高僧扣冰古佛相关的典故。扣冰古佛(844—928)俗姓翁,名藻光,建安县吴屯(今属武夷山市)人,河西节度使翁承钦子。13岁依吴屯清潭寺行全为师,“刻苦清修,钻研佛理”。唐咸通八年(867),因“精通经学,举有司,得度牒,落发受戒于福唐(今福清)”(《古佛全传》)。唐咸通十一年,参拜雪峰开山祖师义存,大师曾惊叹:“汝异日当为王侯师也。”归里后,常在荆棘荒蛮中坐禅静悟,传说有虎踞左右,“弥猴供果,群物侍伴”。唐广明元年(880),吴屯彭珰捐重金择地建造瑞岩寺,请藻光任主持,其誉播于方外,“远而荆楚陕川,无不闻其高风,造庵拜谒。至于高僧行者,悉皆杖锡叩钵,愿求参悟。”天成三年(928),闽王王延钧礼聘至福州,“敬事为王师”,屡“劝王以百姓为念,勿多杀”。未几于鼓山坐化,时年84岁。闽王封藻光为妙觉通圣大师。宋以后多次封赠,宝祐元年(1253),加封至灵感法威慈济妙应普照大师。因藻光冬日扣冰而浴,故称其为扣冰古佛。又因世传说他的母亲夜梦辟支佛,藻光尔后诞生,故又称藻光为辟支佛。
        唐咸通十年,藻光为探求心中的真如明月,开始长达五年的“寻月”之旅,先后参访得道高僧雪峰禅师、鹅湖寺住持和禅月大师。咸通15年,藻光回到武夷山,在山心庵(即今天心永乐禅寺)结庐修证。中秋之夜,他在“五象朝圣”的山顶上打坐。在皎洁的月光下,藻光禅师豁然了悟了自性的般若,不禁感慨:“云遏千山静,月明到处通,一时收拾起,何处得行踪”。他带着禅悦回到住处,刚要进门,看见一个小偷在他的禅房行窃。找不到任何财物的小偷正要扫兴离开,在门口遇见了藻光。原来,藻光知道小偷肯定找不到任何值钱的东西,怕惊动小偷,就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拿在手上,站在门口等待,。小偷遇见藻光禅师,惊慌失措。藻光却平静地说:“你走老远的山路来探望我,总不能空手而回吧!夜凉了,你披上这件衣服走吧!”说着,就把衣服披在小偷身上。小偷不知所措,慌忙溜走了。藻光看着小偷消失在月色之中,不禁感慨地想:“可怜的人呀!要是我能送他一轮明月就好了。”回到禅房静坐,他看着窗外的明月,进入了空境。第二天,藻光打开房门,看到他送给小偷的外衣整齐地叠好,放在门口。藻光非常高兴,喃喃自语:“他终于带走一轮明月了!”那个小偷后来成了他的弟子,名了缘禅师。这就是“天心明月”由此而来。武夷山从此有了“天心”的地名。
        “天心明月”是佛学经典词汇。扣冰古佛说过:“欲会千江明月,只在天心一轮光处,何用捕形捉影于千岩万壑?”出家人以“天心明月”作为明心见性的象征。那么,朱熹与“天心明月”有什么关系呢?这要从朱熹移居五夫,从学武夷三先生说起:
        南宋绍兴十三年(1143),朱熹的父亲朱松病逝。朱熹母子被托付给武夷山的刘子羽。朱熹尊父遗命拜武夷山理学宿儒胡宪、刘勉之、刘子翚为师。刘子羽、刘子翚好佛老,自小与道谦禅师交往甚密,因道谦师事大慧宗杲禅师,故刘氏兄弟和大慧禅师也多有交往,共探禅理。大慧、道谦和刘氏兄弟的禅辩深深地影响了年少的朱熹。因此,朱熹在五夫除追随武夷三先生学习儒学经书之外,也出入佛老,读经参禅,并结识道谦禅师,直接从佛经道书和禅师那里汲取佛老思想,直到走上师事道谦禅师的道路。因此可以说,道谦是朱熹在武夷山的第四位老师。
        道谦禅师(约1102-1152),俗姓游,崇安五夫里人,家世业儒,早年丧父母,因孤苦而愿从浮图。绍兴十四年,15岁的朱熹在刘子翚处初见道谦,向其学禅。道谦以佛兼儒之学,教授朱熹援佛入儒之妙,朱熹颇得教益。从此朱熹经常前往密庵、开善寺、天心庵等拜谒问禅,开始了他出入佛老十余年道路。朱熹曾说:
        某年十五六时,亦尝留心于此(指禅学)。一日,在病翁(刘子翚)所会一僧,与之语。其僧只相应和了说,也不说是不是;却与刘说:“某也理会得个昭昭灵灵底禅。”刘后说与某,某遂疑此僧更有要妙处在,遂去扣问他,见他说得也煞好。
    (《朱子语类》卷一百零四)
    这位以“昭昭灵灵底禅”启悟朱熹的僧人就是道谦。
    绍兴十九年(1149)十二月,朱熹回婺源祖地展墓,第二年五月返回崇安,路经武夷山,特拜访时居天心寺的道谦禅师,恰逢大慧宗杲禅师应道谦之请到天心寺说禅,适然省悟,并以诗《天心问禅》记之,盛赞大慧禅师的禅学境界和天心庵得天独厚的禅境:
                  年来更惑青苔路,欲扣天心日不撑。
                  几度名山云作客,半墙禅院水为僧。
                  枕石漱流心无语,听月煮书影自横。
                  不待钟声驾鹤去,犹留夜籁传晓风。
        大慧禅师回径山后也致偈朱熹:
                 天心一别朱元晦,相忘已在形骸外。
                 莫言多日不相逢,兴来常与精神会。
    佛祖在菩提树下几经披星戴月而大彻大悟,扣冰古佛历尽艰辛寻觅而终究见得“天心明月”,了缘禅师披上扣冰古佛的衣服就轻而易举地戴月而归了,朱熹从“天心明月”汲取了“一月照万川,万川总一月”的精神养分,循着扣冰古佛的目光也很快就发现了“理”,提出“理一分殊”哲学理论。“理”也称“天理”,是先天地、超现实、超社会之上而存在的,它是人们一切行为的标准,把这种抽象的“理”提高到至高无上、永恒地位,只有去发现(格物穷理)和遵循天理,才是真、善、美。“理一分殊”就是一理摄万理,犹天上一月散而为江河湖海之万月,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万理归于一理,犹散在江河湖海的万月,其本乃是天上的一月,所谓“一月普现一切水,一切水月一月摄”。
     “天心问禅”致使朱熹一朝启悟,为他日后创立融儒、释、道之大成的朱子学体系奠定了重要的基础。为了铭记这次顿悟,并以“天心明月”启示人们理解“理一分殊”的哲理,朱熹特书“天心明月”四个大字勒于岩壁。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大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不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利益的文章,请及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
  •   
  • 搜索中...
    图片资讯